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棉花效应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棉花效应背后的政治经济学

每个人的生活中,几乎都离不开棉花。也许你的衣服,或者正在用的纸中,都可能含有棉。徐瑾经济人才了解到,人民币,也是棉花做的。
 
棉花,这种白色的不起眼绒花,为我们带来舒适以及便利之余,背后也是文明的历史。历史上,它曾经是财富的象征,还沾染了不少汗水甚至血水。
 
换而言之,棉花的历史,就是一部全球历史。
 
在美国历史学家斯文·贝克特眼中,棉花的历史,其实和资本主义的历史息息相关。他写过一本书,就叫《棉花帝国》。
众所周知,在人类很长时间内,穿什么布料,曾经是身份和阶层的重要标志。在人类历史上,亚麻、毛料、苎麻和丝绸都曾经作为选择,也出现比较早。
 
对比之下,棉花的出现,在人类历史首次不算最早,但是棉花的优点很快让它后来居上,棉布容易染色而且耐用轻便,更不用说方便清洗。
 
据说,大约5000年前,最早是在印度和秘鲁海岸,人们第一次发现可以从棉花纤维中纺线。
 
在公元前,古罗马的政治家西塞罗就知道,棉花这种野生树木在印度扮演着重要角色,
 
“果实里长出一种毛,比羊毛还要美丽,质地更好。当地人的衣服便是由这种毛织成的”。
 
据说,对棉花的驯化,人类大概花了五千年的时间,让原本长着粗乱绒毛的多年生棉花,进化成一年生长绒毛植物。
 
如今,在世界棉花作物中,9成以上是美国陆地棉这个品种。
 
在东西方不同文化的经典中,棉花都曾经出现。从中,也可以看到棉花在人类社会中的重要作用。也可以看出一些特点,比如各地的棉花工艺不同,而且往往是生产地才掌握棉花纺织的技巧。
 
《棉花帝国》中指出,早在一千年前,亚洲、非洲和美洲等地区的棉花织造,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
 
通过各种地区性或者区域性的复杂的贸易网络,棉花很早就勾连了世界。
 
在棉花的产业链上,种植者、纺纱工、织工和消费者早就被串串在一起。到了晚期,棉花成为一种全球性商品,其故事越来越和全球化搅合在一起,不仅曾经联动六大洲,而且也塑造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进程。
 
在《棉花帝国》中,在其庞大全球棉花图景中,商人、商业资本家、国家官僚、工业资本家、佃农、自耕农、奴隶等等,都各自扮演过重要角色。
 
斯文·贝克特出生在德国,也曾经在德国受过教育。也正因此,他的著作中,与一般美国学者不同,带有着欧陆学者对于理论系统的浓厚色彩。
 
仅仅把棉花的故事,演绎成一部资本主义历史,并不足以使得本书备受关注——毕竟,比起对于散乱知识的梳理,人类更在意诠释意义的更新。
 
也就是说,知识框架的更新更为重要。这本书的特点之一,就在于他在考据历史中的过程中,提出了新的理论或者解释框架。
 
一般认为,资本主义是随着工业革命而诞生,但是作者指出,资本主义的历史更早,至少可以追溯到16世纪。
 
当时的资本主义和今天不同,充满了野蛮性与暴力性,他将其定义为“战争资本主义”(war capitalism)——
 
其核心是“奴隶制、对原住民的剥削、帝国扩张、武装贸易、众多企业家对人民和土地主权的主张。”
 
战争资本主义的特点是什么?它繁荣于战场而非工厂,与欧洲帝国扩张的密切联系。
 
它早于机器和工厂,并不是机械化的,而是土地和劳动力密集型的,甚至基于对非洲和美洲的土地和劳动力的暴力掠夺。
作者认为,这是19世纪欧洲发展的重要前提。在世界某些地方,战争资本主义一直延续到了19世纪。
 
可以说,他认为,正是战争资本主义,使得世界彻底而迅速地重建。这种看法一方面具备颠覆性,颠覆的是自由资本主义传统,另一方面具有传统性,那就是回归了左派批判资本主义起家的传统。
 
作者强调,资本主义的前期阶段也即战争资本主义,并不是基于自由劳动或者产权甚至制度的进步,而是基于奴隶制与暴力和强制劳动,带有高度侵略性、外向型。
 
可见,如果作者停留于此,那么无非老调重弹。他的特别之处,在于强调了战争资本主义演化出工业资本主义。
 
他认为,工业资本主义是由强有力的国家塑造的,而国家拥有强大的行政、军事、司法和基础设施建设能力。
 
最早开始,工业资本主义和战争资本主义一样,和奴隶制和土地掠夺紧密相连,随着受薪工人到财产权等制度变革,这些制度使世界上许多地区的劳动力、原材料、市场和资本能够以不同的新形式进行整合,驱动着资本主义革命进入到世界上更多的角落。
 
随着现代世界体系的成熟,棉花主导了世界贸易。一度,棉纺织厂在欧美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制造业工厂数量;在1900年,全球1.5%的人口从事棉花行业。1860年,曼彻斯特《棉花供应报道》就表示,棉花业推动人类文明的进展,棉花是世界奇迹之一。
 
由此可见,人类塑造了棉花帝国,而人类的命运,又反过来为棉花帝国所影响。某种意义上,多数普遍物品的历史,其实都可以看作一部全球性的人类简单历史。比如黄金、白银甚至盐等等。
 
因为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物品不断传播不断演化的历史,这其中自然伴随着全球化以及全球市场的分工。
 
如果我们谈论棉花帝国,认可棉花对于现代社会的革命意义。其实很自然问题在于,为什么其他物品,不足以造就一个新世界。
 
或者说,棉花有什么特别,以至于可以称之为棉花帝国?秘密在于,棉花涉及两个劳动力密集的生产阶段,一个位于农田,另一个位于工厂。
 
这意味着,棉花其实联系了农村和城市,跨越了不同行业,甚至整合各大洲——
 
”糖和烟草没有在欧洲社会形成大规模的工业无产阶级,棉花做到了;烟草没有导致庞大的新型制造业企业的崛起,棉花做到了;靛蓝的种植和制作过程没有为欧洲制造商创造巨大的新市场,棉花做到了;美洲的水稻耕作没有引起奴隶制和雇佣制的爆炸性增长,棉花做到了。”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