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中美风向转变,影响软阶层三大趋势

中美风向转变,影响软阶层三大趋势

三大变局,相信未来
 
你好,欢迎来到徐瑾经济人,今天来接着聊趋势。今天我做个回顾。更多不谈理论,谈谈我的判断和观察。
 
你可能也知道,每一年都被经济学家认为是最困难的一年,2021也不例外。早在2019年,就有人有人认为这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将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对于投行经济学家而言,这年也是宏大叙事的一年,往昔的技术指标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从中东乱局到石油惊天暴跌再到冷战博弈,黑天鹅成群翱翔。
 
对于未来,不确定性不言而喻,分析师们在表示千年一贯的谨慎乐观之余,一些人求助于周期天王的康波预言,甚至《易经》也开始登场。
 
过去,好像每逢八或者九,中国经济总是转折之年。汉字博大精深,货币政策仅仅“稳健”与“中性”之别,就可以有不同意味,而“危机”,也总是更是被认为是危中有机,连中央经济会议亦强调“化危为机”与“转危为安”。
 
作为中国经济的多年观察者,我按照惯例,梳理了三大关键词,分别是,贸易纠纷,低回报以及软阶层——这些因素不仅影响了这几年,而且未来会更为重要。
 
关键词之一:贸易纠纷
 
当下,最大的关键词自然是中美贸 易 战。我认为,这一变迁自然终将影响中国道路。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成就,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以说,加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度,不亚于改革经济管理体制的总邀请。
 
因此,贸易战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中美贸易冲突并不是因为一个特朗普上台而骤生,这背后是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一连串矛盾的集中爆发。
 
2018年,我参加一个财经电视节目,被要求预测未来最大的黑天鹅。当时,主流意见还是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之类,我则提到黑天鹅可能是WTO代表的多边贸易系统面临挑战。
 
当时,即使专门关注贸易的学者,也觉得这不太可能。谁能想到,不到一年,这一担心早已以十倍之力呈现出来。
 
全球化潮流涨潮很快,退潮也是。当贸易摩擦初露端倪,并未引发足够重视,甚至认为不过是中期选举前商人总统特朗普的政治小花招。
 
——类似的误判,在中美贸易谈判屡见不鲜,从误解、理念与利益三向度而言,中美确实除了实质利益冲突,更在于双方目标差距,二者所理解的全球秩序也并不一致。在过去的课中,我已经强调一点。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产业升级与技术进步,离不开国际经贸秩序的接纳,美国立场转化可谓40年来未有之变局。你要记住,直到今天,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变局。
 
关键词之二:低回报
 
变局,也就是指变化的时局,或者说到了历史变化的节点,这就引发第二个关键词,那就是低回报。这并不全然来自外部冲击,而主要基于过去数十年高速增长告一段落的自然结果。
 
从经济角度而言,中国进入一个投资回报降低的时代。贸 易 战,去杠杆,L型增长,可能都是媒体头条的关键词,但是对于大国小民而言,更重要是不是一时一地的热门新闻,而是应该把握经济的长期趋势变化,这与企业经营个人职业未来人生息息相关。
 
经济投资回报率降低,从企业到个人层面,都会有波及。按照德意志银行一份报告显示,2018全球93%资产都跌,堪称1901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比例。
 
即使火爆的共享经济,也暂时告一段落。从滴滴被管制,到自媒体春天结束,再到岁末落叶中无人看管的残破共享单车,都是这个时代创业窘境最佳写照。对于关注国内的投资者而言,中国散户投资者对于A股几次大跌应该记忆犹新。而更隐蔽的变化来自2018年资产管理新规。
 
这一规定在打破刚性兑付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未来一路向上稳赚不赔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这些变化,不仅影响依赖刚性兑付的金融机构与企业甚至投资人,更重要是意味着风向已经转变了,容易钱的时代结束了,谨慎好过乐观。
 
关键词之三:软阶层
 
如果贸 易 战冲击意味着国际秩序的变化,经济低回报意味着中国经济的趋势拐点到来,那么这对公众意味着什么?那么就是未来,我们将迎来一个软阶层社会。软阶层之软,在于根基不稳,而中等收入群体诞生时间之短,本身就注定其“中惨”命运。
 
如果我们真正相信时间的价值,那么更不应该过于功利地臆想抢跑与逆袭,更应该关注如何从自己做起,营造一个更透明竞争的环境,更应该相信的是自我改变的可能性。
 
当2018年,我首次提出“软阶层”这一概念的时候。一些人觉得,这就是谈不平等加大。
 
事实上,软阶层要点并不是谈阶层固化或者不平等,而在于阶层下移——所谓软阶层的软,我曾经在《徐瑾经济人》公号和社群列举了十一个特征,此处不再次列举,你有空可以去看。
 
其中最大特征在于,软阶层们的中产地位,地位根基不稳。
 
未来,中国中产们将会更加焦虑,但多年后,他们会明白,耽于焦虑也是一种幸运。一些人当时不理解最后一句话,好像听起来有点矛盾,现在当现实遭遇挫折,大家逐渐明白,如果过去中国中产的焦虑往往来自小富不安,那么未来他们的焦虑则更多将来自如何保持自身阶层不落伍。
 
未来,对于刚刚变得相对富裕的中国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将会有更多人步入软阶层境地。未来面临的宏观环境并不那么友善,往昔之日加大杠杆就能获得高额回报的幸运时代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大
 
时代发生变化之际,如果还在梦想逆袭之类,那么很可能不仅焦虑,而且会继续上缴智商税。
 
这三大关键词,意味着什么?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就是追随趋势。玄乎些就是人生就是一场康波,用中国人熟悉的话说,要认命,就像一个朋友在《徐瑾经济人》的留言,“一个人若是生在可以持续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期,大抵都会被社会整体的发展拖着不断改善,若是生在一个长期低增长(滞涨)的环境中,则大概会被不平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战争这些消极因素长期负面影响”。
 
总结一下,在不确定时代的节点,无视宏观的,多是妄人。就算你是大英雄,也不能不迎合时代。所以还是认清大势谋求最优结果,或者次优选择。你,也许无法改变宏观,但是可以通过认清大概趋势,来改善自身决策。在大历史回归的当下,小概率的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已经不再新鲜,预测未来也成为危险之举。你还记得么,2018年,中国国内顶级券商的分析师,十个预言被认为错了9个半。
 
是啊,你我皆凡人,谁也没有水晶球,然而,太阳底下无新事,一切发生的,不过是曾经发生的事情的变奏。在时代变化的关键节点,即使对于专业人士,也未必能够感知,看明白的永远是极少数人,多数人只是被动在时代大浪上下翻滚,少数人可以成为时代浪潮一星半点浪花,即使占尽风头,也不过片刻。
 
在变革时代需要是做明白人,哪怕身在软阶层,对于个体而言,最佳策略是承认现实,降低预期,不放弃希望。
 
随着经济下行,日本化成为很多财经段子手的口头语,我在东京大学研究题目就是中日比较,这些年也一直在写日本经济的书。日本化意味着什么,恐怕多数谈论的人并不能准确理解,无论日本经济真的是否陷入失去的二十年,日本当下的社会,对于普通人而言,是能够得到基本保障与尊严的社会。
 
2020开始,如果是经济下滑的开始,这未尝不是一个调整的机会,而不是再次强行扭转趋势。政策而言当下更关注的是,如何不要浪费这一次难得调整的机会。长远来看,一切最终都是公平的,这就像投资家查理芒格的人生智慧,“想要得到你想要的某样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你自己配得上它”。毕竟,我们和历史,社会乃至于自我的关系,最终大体都是彼此登对。
 
谈《软阶层》,不是制造焦虑,而是试图让你别焦虑。只有理解软阶层,最后才能超越软阶层书。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