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反垄断风口下的马云:张维迎说了几句话

反垄断风口下的马云:张维迎说了几句话

1
 
我认识一个演讲教练,据说是中国最贵的一位。他以前就教给我一个诀窍,演讲要出彩,必须有金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套用“回环”结构。
 
——什么是回环?就是abba结构,比如张震岳的“我爱台妹台妹爱我”。
 
我猜,人的听觉和视觉或者人性都一样,倾向都是懒散不是思考。所以,abba结构,简单好记,又容易上口,还容易上脑,所以容易流行。
 
最近案例,其实人民币一锤定音也有点“回环”结构意思,“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
 
自从演讲刷屏蚂蚁上市暂停之后,马云一直在舆论中心。但黑洞的中心,往往是沉默的。
 
关于马云,这段时间公开媒体报道也许少了,但是在不少圈子的窃窃私语中,马云、蚂蚁仍旧是核心词汇。
 
就我参加的局,一些企业家开口评价此事,也是以“马云虽然这次错了,但是xxx”开头。至于接近监管的人士,对于这件事看法就比较简单,风险,风险,风险。蚂蚁上市暂停,阿里股票也有下挫。
从大趋势来看,也有端倪。
 
上交所重申科创板企业需要有“硬科技”,而官方反垄断的大网也在张开,自媒体也跟风开始批判寡头和资本。更多就不说了,在徐瑾经济人财经圈再聊。
2
 
到底,还是有人公开为了马云说了几句话,是经济学家张维迎。
 
马云演讲结束后没多久,张维迎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就说“自己很佩服马云”、“马云身上的精神很可贵,创新不光体现在具体业务中,还在于发出声音”。
 
在采访中,张维迎这样说——
 
首先,我很敬佩马云。
 
我不客气地说,中国企业家过去整体是套利型的,马云这类创新型企业家少之又少。
 
由于创新投资巨大、回报周期长,是一项高度不确定的事业,所以它对制度生态特别敏感,尤其是好多新产业,我们并不知道它的方向,需要无数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约束要少一点。
 
张维迎老师和马云,应该是老朋友,其实你如果混圈子足够久,就发现不少圈子其实存在很大重叠,都是故人来。
 
过去,张维迎和马云,光是广开场合,两人过去有不少话语交锋。
 
在2009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马云和张维迎都是颁奖嘉宾,马云调侃了一句,“这么多年来,十大经济人物评了很多,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从像您这样的MBA或者EMBA的学校里教出来的?”
 
幸好,当时刚获奖的李宁是光华EMBA,张维迎的回应,才算不丢分。
 
2012年阿里巴巴网商大会,马云继续对经济学家的“看法”:“中国真正优秀的经济学家没有多少,我的看法,经济学家首先是个数学家,他对数学的模式很有兴趣。”、“企业家听经济学家的会死掉一半。”
 
到了2014年,张老师继续谈到马云,是在锵锵三人行节目。
 
当时谈到自由市场不会造成这种垄断,窦文涛举例说,比如自己现在看不出推翻马云的可能。
 
张维迎这样说——
 
“不一定的,我告诉你,十年之后,马云是不是首富就很难讲,因为你可以讲,五年前,我们都认为黄光裕,国美,苏宁,不可一世,开始垄断,你看现在他活的都很艰难。”
 
窦文涛机巧回应一句,“我们也可以这样祝愿马云。”
 
现在回头,很多事都是往事,锵锵三人行也是。
 
3
 
在徐瑾经济人新书《趋势》中,我也谈到了马云。
 
一个金融业高管读完《趋势》后,尤其拍了谈马云这页给我,说,写的很有意思,也很中正,她会推荐《趋势》给她准备读大学的女儿。我想,这就是来自读者最最高评价。
 
回说马云,在阿里巴巴上市创造全球最大IPO的时候,我就说,“金钱不能买到一切,即使阿里巴巴确实在极大地改善中国商业生态,甚至是社会生态,成为首富并不能意味着人人都喜欢。”
 
马云登顶首富之后,表示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连小区首富都不愿做,他最快乐的日子是一个月拿90块人民币的时候。他还回忆起14年与太太的一次对话,他问太太:“你希望你老公成为一个有钱的富豪,还是成为一个受尊重的企业人?”对方回答:“希望你受人尊重”。
 
在这里,我不怀疑马云表态的真诚,也不得不佩服马云的远见,在中国,受人尊重和成为富豪确实不是一件事情,成功并不总能自证。
 
“马云现象”的耐人寻味之处,其实在商业之外。
 
即使在外滩演讲之前,马云在海外收获至高殊荣之际,国内评价尤其是部分精英阶层的评价则并不一致,至少在社交媒体以及私下场合。
 
耐人寻味的是,一方面不少人认为中国舆论环境缺乏基本共识、盲目膜拜成功,另一方面公众对企业家等公众人物的评价标准,往往又相当高。
 
越高的知名度,便意味着大众期待更高,要求更严。
 
所以,我在《趋势》中断言,更进一步,正是因转型路口价值观存在分歧,尤其在“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趋势加剧的背景之下——
 
各个阶层的割裂,使得不同阵营都在寻求代言人,争取话语权,对于明确的立场表态的需求也会急剧增加。
 
辩论短兵相接的时代来了,即使辩论的话题往往不是真问题;相反,温和说理的氛围也许正在在公共言说中退却,更多转向地下或者小社群。
 
对张维迎这一次评价,马云对此没有公开回应。不过,对比往昔,此时发言说几句旁人也许觉得不中听的公道话,难免有一种“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之感。
 
张老师是西北人,他的观点你未必完全同意,但是始终令人尊敬的,是他的真诚与不惮冒犯的勇气。这一点,甚至他的论敌,私下对我也表示过认可。
 
回顾马云对于经济学家的评价,我们或许应该重新想想——也许,经济学家或者知识分子的价值,也许来自理念或者模型,但是首先离不开坚守和底线。
 
马云的故事,还没有到最终场合,也是一个中国故事。阿里巴巴和马云的成功,其实就是中国互联网经济成功的一个缩影。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