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为什么特朗普不是民粹主义者

为什么特朗普不是民粹主义者

作者 丛日云 来自明白知识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丛日云。我的报告题目比较刺激,叫「西方知识界的猎巫行动」。
 
01 从「猎巫行动」到「政治猎巫」
 
「猎巫行动」是西方中世纪社会里曾出现过的发现、搜捕和惩罚「女巫」的行为。这种「猎巫行动」往往伴随着一种群体偏见、非理性、道德恐慌和歇斯底里。
 
「猎巫行动」引申到政治领域,人们就用「政治猎巫」来指称在当代政治生活当中,与历史上猎巫行为相似的,那种以偏见、非理性和歇斯底里的群体行为方式搜寻和打击政敌的行为。
 
特朗普在上任之后,一再把媒体对它的围猎称为「猎巫行动」,也把对他进行的「通俄门」调查称为「猎巫行为」。你去看特朗普的推特,「猎巫」这两个字可以说是出现了无数次。
| 猎巫行动
图片来源:Woman Raised Catholic
 
特朗普受到的「围猎」,不仅仅是一个「通俄门」调查,我这里列举美国知识界对特朗普的「猎巫行为」:顶级外交政策专家、科学院院士、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经济学家、著名政治学家,还有心理学家、媒体人士,一次又一次联名发表声明,联合起来狙击特朗普。
 
西方左派主流媒体围追堵截特朗普,更是日常化行为。人们给特朗普安上的罪名包括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法西斯主义、激进民族主义、孤立主义、本土主义、威权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等,说他反民主、反自由、反多元化、反全球化、反生态主义,是一种「另类右翼」,是「右翼」里的另类,说他有厌女症、恐同症、仇外、独裁,甚至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是心理病态、人格缺陷,压根就不适合于做总统。
 
学术界给他的定性是民粹主义。有的把他叫「新民粹主义」,有的把他叫「右翼民粹主义」,有的称为「激进右翼民粹主义者」,有的称他为「民粹民族主义」,或者说传统的「民粹威权主义」;还有人把他称为排外的「威权民粹主义」,还有人把他称为「白人民粹主义」等等。
 
总之,西方知识界对特朗普的定位是:特朗普是民粹主义,并且是民粹主义里比较坏的一种。
 
美国民粹主义专家扬-威尔纳·穆勒(Jan-Werner Muller)认为,民粹主义的概念被使用得太泛滥了,任何人、任何事情,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是民主派,还是反民主派,是自由主义者,还是反自由主义者,都可以被称为民粹主义。
 
但是,在我看来,穆勒本身也滥用了民粹主义,误导了人们。
| 扬-威尔纳·穆勒
图片来源:SoundCloud
 
接下来,我会和大家谈一谈,我对特朗普先生的理解,以及我对民粹主义的理解。
 
02 量身定制的民粹主义
 
政治学上,民粹主义有100多年的历史,学术界对民粹主义的研究大体形成了基本共识,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学者们在民粹主义的内涵方面没有原则性分歧。
 
但是,当西方学者把当代右翼势力,特别是特朗普现象纳入到民粹主义范畴的时候,就不得不一方面对特朗普的言行进行曲解,另一方面对民粹主义的内涵进行修改。他们所做的实际上是削足适履,为特朗普量身定做了民粹主义的概念。
 
我觉得,这就是知识界对特朗普「猎巫行动」的一部分。把特朗普归类为民粹主义,是对特朗普的一种污名化,既不符合传统的民粹主义概念,也不符合特朗普本身的言行。
 
当然了,特朗普的一些言行有他的随意性与刺激性。他这个人本身有很多毛病,的确容易使人把他归类为民粹主义。排除一些误解,比如说共和党里建制派精英在大选期间普遍拒绝、反感特朗普,所以有一个「Never Trump运动」,和特朗普划清界线,但是,在特朗普执政之后,许多人重新认识特朗普,调整了他们的立场,开始与特朗普合作。
| 特朗普在演讲。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西方学者把特朗普视为民粹主义者,依据的标准是什么?
 
很多中国学者不是把特朗普的一些言行放到美国特定的环境当中去理解,而是追随着西方的左派媒体人,人云亦云。
 
左派们说特朗普反多元化,你也跟着说他反多元化,但是你要知道他说的多元化是什么;西方人说特朗普反自由,你也跟着说他反自由,但是你要知道西方左派主张的自由是什么。
 
也就是说,我们要知道西方这些左派——特朗普的对立面用来批评特朗普的标准是什么?
 
要知道这些,你才能对特朗普有独立的认识,而不是跟随西方左派知识人或者媒体人的说法。我有一个基本认识,西方当代社会本身在走向「民粹化」,具有「民粹化」的倾向。
 
那它的表现是什么呢?
 
一个表现就是平等的泛化,追求无止境的平等。
 
归结起来,当代西方民粹主义有四项基本原则:
 
第一,越平等越好;
 
第二,越自由越好;
 
第三,越民主越好;
 
第四,越多元越好。
 
在当代西方,民粹主义要求什么呢?
 
在西方国家,它的平等、自由、多元和民粹主义都已经到了相当发达的水平。在此基础之上,民粹主义者仍然要求和推动更多的社会平等,使其走向平均主义或者弱势者的特权,使社会失去活力和竞争力,并严重伤害经典的自由和人权。
 
第二,民粹主义者要求和推动更多的自由,特别是在个人生活和个性方面,鼓励突破传统禁忌、习惯和信仰,损害人类文明社会基础的个人生活的放纵。
 
第三,民粹主义者要求并推动更多的民主和大众参与,从而牺牲民主的质量和效率。我们一定要知道一点,并不是越民主越好,不是在政治领域里越平等越好,如果你这个东西搞过分了,民主就会是一种劣质的民主、低效的民主。这样的民主就无法操作、无法运作,民主就会失败,民主的声誉就会败坏,结果就是葬送民主。
 
所以,政治学上讲的「政治道德」是一种审慎的美德,是政治的实践智慧,并非一种理想化的浪漫主义。
 
第四,民粹主义者要求推动和崇拜激进社会多元化,特别是种族、民族、宗教、文化以及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多元化是好事。问题是,当你把它搞到一个极端的地步,它就走向了反面。
 
在美国,「美国第一」是犯忌的。那些批评特朗普的人,他们所持有的立场是一种「全球意识」和「全球主义」。通俗地说,他们认为「美国完蛋了」无所谓。美国纽约市长曾经说过,我们不需要美国伟大,美国也不需要伟大。
 
所以,你要知道,他们是用这种「全球主义」或者「世界主义」来批评特朗普,从这个标准来看,特朗普就是「种族主义」,就是「排外主义」。
 
西方进步主义者、激进的左派正在推动着西方社会全面走向「民粹化」。这种民粹主义是原来的大众民主在走向衰败的一个综合症。如果继续推动西方朝这个方向走,那就是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已经成为西方主流的媒体舆论,西方的民主制度、民主理论、民主文化,整体上都有一个向民粹主义发展的趋向。左派是天然的、典型的民粹主义,而所谓的「右翼民粹主义」,与民粹主义只有部分相似性和交叉。
 
所以,「特朗普现象」并不是民粹主义,把他定义为「右翼民粹主义」,大多数是出于「左翼民粹主义」立场上的一个偏见。所以,就出现了民粹主义者指责别人是民粹主义这样一种反讽。民粹主义是西方知识界为特朗普量身定做的标签。
 
03 为什么特朗普不是民粹主义者?
 
在左派精英看来,支持特朗普的都是一些无知的、充满偏见的、易受煽动的下层民众。大多数没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支持特朗普,一些红脖子、粗野的人、中西部的农民、小产业主、小牧场主、蓝领工人,都是平时居高临下的知识精英们看不起的人,也是政治精英看不起的人。
 
这些人支持特朗普,又和精英们比较对立,就使精英们很容易把特朗普归类为民粹主义。
 
这样就出现了一种「旋转门效应」,也就是激进的左翼知识分子他们才是民粹主义者,却把「右派保守主义」贴上了民粹主义的标签,广为流行。
 
保守主义天然和民粹主义对立,保守主义是民粹主义的解毒剂,是民粹主义潮流一道不可逾越的堤坝,可它偏偏把保守主义说成是民粹主义,这完全是颠倒了。
 
在价值观层面,民粹主义的价值偏好是什么?
 
有人说民粹主义没有价值,是「价值空心化」,我觉得这是错误的。民粹主义有其价值。
 
民粹主义的价值是什么?「底层立场」是它典型的价值取向。一般认为,民粹主义的一个核心价值就是「人民崇拜」,但是我觉得,有些西方学者在这一点上制造了混乱,说特朗普动不动就诉之于人民,好像我代表了人民,不支持我的就不属于人民。
 
其实,在美国政治竞选当中,所有的竞争者都号称「自己代表人民」,你说这是特朗普的专利吗?你去翻翻其他的政客在竞选的时候,哪个不是说,我代表了人民。所以,「代表人民」不是民粹主义特有的,那么「崇拜人民」也不一定就是民粹主义。
 
我这里说的「平民崇拜」,是以人民中的中下层作为人民的代表,并把它作为道德典范、道德判准,这是「民粹主义」的特征。因为人民是由精英和大众组成的,它是把人民中的下层、底层或者弱势群体作为人民,然后把这种人民作为道德的典范和道德判准,用它来衡量是和非、对和错。
 
持这样一种观念的是谁呢?
 
是那些激进的自由主义、进步主义和左翼的「平权主义」。它不是价值的空心化,而是激进的或极端的「左倾」。激进的和极端的「左倾」天然地就是民粹主义,它取悦于底层的民众,而且是无原则地取悦于底层的民众。
 
民粹主义价值观锚定的是哪类民众呢?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民粹主义的基础是什么?
 
一般认为,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就是社会的底层,或者社会的弱势群体,或在某一个历史时期,这个社会历史进程当中受到侵害的、被牺牲的那个群体,往往是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
 
但是,谈这个问题,我们今天光用一个经济标准是不够的。以往,我们一直是用经济标准,但在现代社会向后现代社会转变的过程当中,我们还要引进一个文化标准,或者叫价值标准。
 
在经济上,谁是民粹主义?当代西方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是哪些人呢?
 
是最低收入的那些人和依赖国家福利为生的人。
 
在文化上,就是按后现代主义价值观的标准来衡量,文化上的各类弱势群体、边缘化的群体,需要给予特殊保护的那些文化群体,也就是政治政权所保护的那些文化群体,他们是文化上的弱势群体。
 
我们必须把在经济上的弱势群体与在文化上的弱势群体结合起来考虑,因为这就是当代西方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
 
按照传统的经济收入的标准,特朗普的选民基础不是收入最低的人群,共和党初选的时候,特朗普的选民年收入中位线是7.2万美元,高过美国的平均水平,高过希拉里、桑德斯甚至克鲁兹的选民。
 
大多数经济状况最差的,也就是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的人群,在大选中把票投给了希拉里,大多数不工作、只享受福利的人把票投给了希拉里。这些人不是特朗普的社会基础,也就是说,在经济上的弱势群体不是特朗普的社会基础。
 
特朗普的社会基础是什么人呢?不是吃福利的人,不是最穷的人,是那些拿着比较低的工资的蓝领工人和暂时失业需要工作的人。他们不是社会的最下层。
| 特朗普与支持者。
图片来源:Politico
 
还有一个,就是在后现代社会新政治当中的文化上的弱势群体。这就涉及到用西方人新的价值观念来衡量的问题,西方有一个由物质主义向「后物质主义」的转变。
 
在价值排序上,「后物质主义者」更强调个人价值的实现、自我表现、个人选择、生活质量、和谐的人际关系、优美的环境、更多的参与、更大的宽容——不同的性别、宗教、种族、生活方式的宽容。
 
他们降低了对物质收入需要、社会秩序安全、家庭、宗教、国家与国防的价值。这些东西他可能也需要,但是在人的价值排序上,他把那些非物质层面的价值排作优先的位置,把这些物质性的价值排在相对靠后的位置,这些人称为「后物质主义者」。
 
西方的「后物质主义者」关注的议题是什么呢?
 
环境问题、种族问题、妇女权利和地位问题、性别角色与性道德问题、个人自由和个人生活问题、公众参与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等等,全球化问题等等。
 
于是,在西方社会出现了新的分化,原来以经济为基础的分化,穷人和富人的分化是一个维度,现在又出现了新维度的分化,就是依据价值观念有了一个新的分化,物质主义者和后物质主义者,出现了以阶级为基础的政治转向以价值观为基础的政治。
 
由价值观的分化产生了新的政治分化,产生了新政治、新政党。
 
与此同时,传统的阶级投票也衰落了,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按经济地位投票,而是按照价值观投票,这样就出现了政治分化的新轴线。
 
传统政治的焦点是经济问题,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物质财富的分配等等。如果我们把这个作为一个横轴来区分社会,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纵轴,就是以文化问题和生活质量问题为基础,在价值观念上的分裂为基础,又有一个纵轴。
 
这个横轴你可以说左派、右派,左派穷人为基础,右派富人为基础。这个纵轴的一边是物质主义价值观,一边是后物质主义价值观。
 
后物质主义价值观和经济上的左派现在结成了同盟,物质主义价值观的人和经济上的右派结成了同盟。你必须结合这两条轴线去分析今天西方的政治分化、政治竞争。
 
这样你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很多民主党人会困惑,为什么这些工人——天然的民主党选民,都投了特朗普的票,我们怎么失去了蓝领工人的支持,特别是蓝领工人里边的白人。
| 特朗普剪影
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在价值观念上,白人蓝领工人所持的仍是美国传统的价值观。他们把价值观摆在重要的位置:我的家庭、我的国家、我的宗教、我的美国文明传统。他们认为,特朗普代表了他们的价值观。
 
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亿万富翁支持民主党。民主党是搞经济平均主义的,那些亿万富翁为什么支持民主党?因为价值观。民主党价值观更符合他们的价值,他们支持民主党。
 
没有一个党、没有一个候选人是我完全满意的。有的人是出于价值观进行选择,有的人是出于经济利益进行选择。我们必须根据这样一个两个轴线来考虑今天西方的社会划分。
 
民粹主义的价值观锚定在文化上的弱势群体,是传统社会的各种边缘群体,是自上个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走到历史前台提出各种文化要求的群体。这些群体的个体并不是在整体上都属于弱势群体。这里边有些是精英、亿万富翁。一个亿万富翁可能是个同性恋,他在经济上是精英,在文化上他是弱势群体。
 
向后物质主义转变、受到冲击的持物质主义价值观的人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拒绝「越......越好」的四项基本原则,他们是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是传统秩序的捍卫者。按这些新的政治主题、新的政治议程,蓝领白人是既得利益者,是社会的主流。最近数十年下层垂直上升运动与他们没有多大关系。
 
在新政治上,他们是被新社会运动攻击的对象,女权运动攻击他们是男权主义者,LGBT攻击他们是性歧视,少数主义攻击他们是种族歧视,外来移民攻击他们排外,少数和外来非主流宗教攻击他们宗教歧视,环保主义者把他们的工作视为危害环境的迫害活动。
 
所以说,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是什么?
 
第一,在经济上,是最贫困的那些人和依靠国家福利为生的人,这个比例相当高;
 
第二,在文化上,是各种文化上的弱势群体和非主流的,或者边缘化的文化群体。
 
这两种人是真正的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这些人大多数支持特朗普的对手。特朗普的支持者大多不属于这些人,特朗普的社会基础也不是这些人。
 
所以,我们说,特朗普并不是民粹主义者。
 
04 特朗普是「保守主义者」
 
特朗普支持者与精英集团在价值观念上的对立,是物质主义和后物质主义的对立。特朗普的支持者大多数还持一种物质主义的价值观,而精英集团比较多的已经拥抱后物质主义的价值观。
 
特朗普的口号是「让美国再重新伟大」,这个不大像民粹主义的口号。他是要维护传统,继承这个传统。
 
特朗普追求回归美国宪法,注重个人基本权利的保障,削减政府的干预、推动经济生活的市场化、大幅度减税、扶持劳工阶层、鼓励新教的工作伦理、抵制激进的左翼进步主义潮流和多元文化主义对美国文明的侵蚀,复兴基督教传统、呼唤美国的民族精神,维护美国的民众利益和国家主权、领土边界、对外实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政策,这是典型的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有政治保守主义、文化保守主义、经济保守主义。可以说,三个保守主义特朗普都占了,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在共和党内得到了94%左右的支持率。
 
美国一共两党,共和党是保守派的党,特朗普有94%左右的支持率,你说他是一个民粹主义者,能说得通吗?保守派其实是民粹主义的天敌,一些保守派的领袖觉得他做了保守派多年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
 
不管你喜不喜欢特朗普,我们在政治学上要给他一个正确的归类,那就是说,特朗普是美国社会由现代向后现代转变时期的保守主义者。所以,特朗普的当选发起和领导了一场美国的保守主义的复兴。
 
特朗普会对美国今后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还用民粹主义来认识他,你就误判了他,误判了他的过去,误判了他的现在,你也就不知道他今后会做什么。
 
我和西方,包括中国学界的大多数学者都不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我也算是个另类。有时候也觉得很恐慌,怎么就我这么看呢?比较系统地论证特朗普不是民粹主义的学者不多,我算其中一个。
 
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认识,不对的地方希望得到各位网友的批评指正。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