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中国经济如何走?央行行长怎么说?

中国经济如何走?央行行长怎么说?

 

9月24日,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财政部部长刘昆发言并回答记者提问。
 
这场发布会有什么要点,综合官方报道,《徐瑾经济人》梳理下一些要点。
 
1.货币政策:“以我为主”
 
目前全球降息大潮之下,大家最关心的,
 
还是美国降息了,中国跟不跟?
 
对此,央行行长易纲的表态,显然更突出中国本位。
 
他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服务国内经济,这决定货币政策主要是“以我为主”。
 
他还指出,“如果你要看全球,包括美、欧、日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和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政策在未来几年的取向,我有这样一个判断,就是向前看,再过几年,如果哪个国家,特别是哪个主要经济体还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那么这样的经济体应当是全球经济的亮点,也应该是市场所羡慕的地方。”
 
他说,中国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
 
简单来说,就是能不降息就不降息,但是定向的宽松手段,还是要继续。
 
2.如何看待全球经济下行?定力
 
对于经济,易纲给出两个判断:
 
第一,经济还在合理区间,“我们的总体判断是中国目前的经济还是运行在合理的区间”。
 
第二,承认压力大,但是表示有方法。“目前中国在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应对下行压力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大家知道,以货币政策为例,我们目前的利率水平应当是一个适度的利率水平,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水平应当说也是为今后的宏观政策调整留有充足的空间。”
 
他的结论是什么?
 
还是在于常常看到两个字:稳健,
 
“我们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我们的判断是,中国的货币政策还是要保持稳健的取向,要保持这个定力。同时,客观分析来看,我们不管是在货币政策工具上,在宏观审慎政策工具上,还是在其他的方面,我们的空间确实都是比较大。”
 
3.金融风险与银行纾困:市场化与法治化
 
面对银行出现的系列风险新闻,
 
易纲表示,处理相关风险的总体原则是用市场化、法治化的方法来严格依法化解。
 
他指出,“中国目前一些城市商业银行,有些还是上市公司,他们推迟发年报,遇到一些风险。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正在进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三年攻坚战,今年是第二年,第二年是攻坚克难,要化解很多金融风险。”
 
这里要注意银行尚且如此表态,
 
各类暴雷和打破刚兑,还会继续其实是必然了。
 
4.数字货币与对外开放:继续
 
对于外界呼声很高的数字货币,央行如何做?
 
易纲表示,将来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目标是替代一部分M0,“也就是说替代一部分现金,它不是说去替代M1或者广义货币M2。”
 
同时,也表示会坚持去中心化。
 
数字货币这块,外界看起来好像已经呼之欲出,央行也研究多年但是从易纲的态度,好像偏谨慎,如何评价,其实需要更多技术细节。
 
易纲还表示,目前银行、证券、保险业的市场准入已经大幅放开,明年将全面放开股比限制。
 
这个在预期之内,但是是好事。
 
对于市场已经海外资金来说,应该还是比较意义。
 
5.财政减税:动态调整?
 
财政部刘昆表示,“减税降费是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头等大事。”
 
减税大家都关心,额度是关键。
 
不过,要划重点的是,“减税降费是一个动态调整和完善的过程,中国将对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的结果调整有关政策措施,推动减税降费政策发挥更好的效益。”
 
6.发改委:稳投资、促消费、扩就业、增收入
 
宁吉喆表示:“一是着力扩大有效投资;二是着力促进消费提质扩容;三是着力补齐城乡区域发展短板;四是要着力推进产业升级,这是调结构、促发展的积极举措。”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