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软阶层11条无力感,你中招几条
十一
25
2018

软阶层11条无力感,你中招几条

软阶层:你的命运配不上你的野心
 
中国有中国梦,美国有美国梦,背后都是关于阶层。向上攀爬是多数人的梦想,但在逆风时刻,你的际遇,很大概率配不上你的野心。
 
突然之间,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引发众多争议。
 
在最近的公开发言中,除了对女性的评价引发抗议,他在谈及中国教育问题弊端时称,说越是那些最后进了名牌大学的学生,最后存在的精神问题越多,所以他决定让自己的儿子一定要读普通大学。
 
这一席话赢得其应有的口诛笔伐。不过,细想之下,俞敏洪有意无意之间揭示了一个新趋势,那就是对于俞敏洪所在阶层而言,他的孩子确实不需要一定上北大,无需如属于城市大部分中等收入群体,身陷焦虑却又无力抵抗阶层下滑的软阶层那般,不得不让孩子从胎教开始拼。
 
1 软阶层社会:无力感上升
 
俞敏洪自身两代人的进化,实践了从农村向一线城市的迁移,从贫困向亿万富翁的跃升,这样造富故事过去不少,但是未来可能性却越来越低。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前三十年,几乎全体民众经历了从集体贫困到脱贫小康(或者说富裕)的过程。这一过程的变化用常规的阶层跃升已经难以形容,更准确的说法是阶层搅拌,普通人的成功多是时代背景下的个人奋斗,家庭出身、背景带来的差异对很多人并不是第一位因素。
 
无论如何,中国社会过去的造富效应是显著的,很多富豪白手起家。
 
按照瑞银报告,截止2017年中国共有373名亿万富翁,其中97%的人是白手起家,2017年当年就有106名新晋富豪,这意味着中国平均每周诞生两位亿万富翁,是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而且对比全球富豪,中国富豪财富增速也更高。不仅如此,以农民工为代表的低收入阶层也享受到很快速的工薪上升,出现了规模庞大的阶层向上迁徙。
 
然而,这已是过去的情况。随着中国经济信用扩张速度减慢,收入或者资产价格上升速度降低,对于普通人而言,即将迎来一个软阶层时代。
 
在这样的新时代,贫富差距仍在变化,却远远谈不上阶层固化,相反,社会阶层运动从野蛮生长的造富时代,到逐渐趋于稳定的阶层社会,软阶层社会正是其中的一个中间状态,多数收入水平处于中间的软阶层会发现,自己和下一代,不仅不会如预期般实现阶层跃升,反而可能继续恶化。
 
更远来看,中国将会日渐靠拢海外的阶层社会,在此之前会有一个数十年的软阶层社会作为过渡。
 
2 软阶层11特征
 
软阶层社会,意味着个人奋斗不再决定成功。软是无力感,不安全感,以及焦虑感,这里的软阶层意味着什么?
 
我与公号《徐瑾经济人》朋友讨论交流,总结了一些软阶层的初步特征:
 
1、总觉得收入拖当地平均收入后腿
 
2、即使收入进账不错,但支付完房贷家用等固定开支之后所剩无几
 
3、职场或者创业进入疲惫瓶颈期,想认命却不敢承认,期待奇迹翻盘
 
4、对于移民等话题很关心,却有心无力
 
5、不放过在朋友圈晒娃晒工作晒背景的机会,或者别人晒的机会
 
6、虽然孩子环境比自己当年好得多,但却感觉养育仍旧类似一场力不从心的军备竞赛
 
7、自己不敢生病,祈祷老人身体健康
 
8、缺少家庭生活,总觉得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路上
 
9、每遇政策变化,股市震荡,就对家庭财富的积累和未来产生焦虑。
 
10、想做一些冒险,但不敢
 
11、没有结婚的话,常常恐婚恐育,觉得门槛离自己很遥远
 
对照上表,不少人觉得心有戚戚。
 
不久的未来,从阶层层面而言,会出现一个日益庞大的新阶层,广大中下阶层都是这个软阶层的后备军。在我们迎来一个阶层逐渐固化前,会出现软阶层社会作为中间状态。
 
3 软阶层时代:教育能否改变命运
 
中国有中国梦,美国有美国梦,不同版本梦的背后都是关于阶层。
 
努力向上攀爬是多数人的梦想,在顺风时刻,这可能是一个理想模式,在逆风的时刻,你的际遇,很大概率配不上你的野心。
 
能否获得比自己父母更好或者说相当的机会,可以作为阶层跃升主要指标,教育无疑是其中改变多数人命运的主流途径。
 
这一指标在西方已经出现恶化趋势,在中国却没有引发足够认识,即多数中产的孩子,起跑线已经高于他们的父母,却无法赢得和他们父母一样的阶层改善机遇。
 
无论有意无意,当下中国不少父母都向往虎爸虎妈却为现实所累,尤其中国城市中等收入阶级,整日奔走徘徊于学区房、奥数、国际学校之间,这背后焦虑不仅仅是子女,不仅仅是教育,仍旧是阶层,是社会流动。
 
在过去,中国的年轻人享受了经济成长与社会开放最大红利,但是当他们成为父母,下一代将没有那么幸运,这也是中国70后80后城市父母最为焦虑的地方。
 
以一位朋友为例,他来自中部省份,祖父是农民,父亲也只是他口中“穷教书匠”,靠自己的努力,他在2000年之后上了清华,留在一线城市,找了金融业工作,过了中产的生活。
 
按道理,他的生活比起父辈祖父辈有了很大进展,但他认为自己的下一代,并没有自己的机遇。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这代人的机遇是特例,他说“我们那个时代一窝蜂都能挤出来”是特殊情况。他曾经的高中,如今考上北大清华人数也在剧烈变少,更不用说这些高等学府中农村与县城孩子比例的显著降低。
 
对于中国中等收入父母,即使对子女教育倾注再多精力,最终也会发现,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无论是幼儿园的虐待旧闻还是私立小学的发霉午餐新闻,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离软阶层并没有那么远。
 
对比中产父母以军备竞赛一般的心情比拼教育,我接触的不少企业家群体,对于孩子的教育,多数表示对于孩子成长不必过于严苛,原因在于,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不需要凭教育改变命运,不是也不必再和中产的孩子竞争。
 
有意思的是,在一个稳定社会,即使是香港这样的华人社会,不少中上层父母会认可自己的子女可能不如自己的命运,因为有时代和努力程度等因素差异,但是在中国内地,很少父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子女比自己当年占据更好起点,阶层提升的速度也要高于自己,而社会经济的变化也给予他们这样的感受,阶层如同房价一样,只能向上而不能下降,最不济也应该是保持。
 
在过去,阶层跃升成为中国中产父母心中的秘密魔怔,未来,软阶层社会的到来将使得先知先觉逐渐明白,保持阶层就是胜利。
 
当时代大潮已经改变方向,多数人还不愿上岸,奋力继续滑向错误的方向。对于企业和个人而言,做好过冬准备,每个人都要活下去,所以大家要学会软阶层的新生存技巧。
 
聪明人已经先知先觉,普通人也许是后知后觉,但起码要做到避免无知无觉。每个时代都不缺乏糊涂人,但软阶层时代明白人会避免更大的潜在风险。
 
作者徐瑾,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
推荐 14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徐瑾 徐瑾

青年经济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专栏作家。
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主打人文与经济的分享,近期出版《不迷路,不东京》、《白银帝国》、《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有时》等,多次入选“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等评选。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