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中期选举后,世界会好么?
十一
22
2018

中期选举后,世界会好么?

为什么你要关注美国中期选举?
 
G20马上就来了,联系此前11月美国中期选举很热闹,全世界都在围观,很多朋友也在《徐瑾经济人》知识星球问看法,为什么那么人关心中期选举,或者说中期选举如何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从个人角度聊聊几点看法。
 
从选举结果来看,简单来说,民主党重新掌握众议院,共和党保住了对参议院的控制权。如何评价这个结果?首先,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对于两党来说都不算最坏,民主党有所得,共和党的基本盘也还在。《华尔街日报》则发出如此评价:“共和党很大程度上脱胎换骨为特朗普的党,并且在农村选民和白人男性中获得巨大优势。”
 
如果从更大的局面来看,这一次美国中期选举,不仅影响美国,更影响世界政治经济走势。核心挑战的关键词,在于“全球化退潮”。
 
以目前格局,无论那一个党派上台,全球化的逆流已经不可抵挡。更长时间段地看,从英国退欧到川普上台,背后都是全球化的逆流。多数自由派知识界的看法是比较悲观,觉得是文明的倒退。但是如果走出象牙塔,从民众或者更多不同视角来看,本质是,全球带来的经济红利已经不足以覆盖其引发的政治负效应,全球化的倒戈是意料之中。
 
作为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习惯了全球化,却忘记全球化几百年前就开始了,中间有过多次的退潮与复归,最新的一次是2000年之后,延续80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热潮。这波放松管制的红利期已经足够久,久到美国诞生了科技革命,苏联解体以及中国重新回到世界经济系统,更不用说欧洲统一市场的联合。
 
安享全球化红利的人,只看到进步与欢乐,比如跨国公司在中国赚的钵满盆满,却没有意识到失落者背后的愤怒与失落。欧美蓝领首当其冲,中产阶级的软阶层化先行一步,随之政治格局随之改变。全球化变迁大潮中,社会变迁其实有更多值得琢磨的点。
 
这种情况下,如何反思川普效应?对川普的看法,无论狂热粉丝还是反对者都带入太多情绪,要修正刻板印象比较难。简单规划为流氓与商人之类标签,其实并不是全貌。当川普竞选之际,虽然我在有过嘲笑川普,但是川普的政策不是玩笑,有板有眼地在实行。川普对于美国,是一次制度的考验,对于中国,也不是最差的谈判者。
 
全球化退潮背后,有左派的回流,当然也有保守主义的抵制。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斗争,从“通俄门”、移民争议到最近大法官争夺,双方交战日益白热化,已经到了为了赢不计较好看的地步,二者斗争基本决定了世界左派和右派的阵地。
 
真实的历史不太可能是天使和魔鬼的对决,往往在半人半魔之间展开。这不仅是所谓假新闻盛行的时代,本质也是多元对立的时代,大家不得不重新选择自己的阵营。面对川普冲击,我的不少朋友感觉理想崩塌,我则时刻逼迫自己重新思考思想疆域的位置,是年轻时候的左派还是近年来的右派导向?思考之下,到底还是重新肯定了保守主义。这正应了那句著名的话,“一个人在三十岁以前不是社会主义者,那是他的良心有问题;一个人在三十岁以后还是社会主义者,那是他的理智有问题。”
 
理智的地看,一时的全球化退潮以及左右交锋,或许是世界寻找自发秩序的内在骚动,搅动之后世界总是可以寻找到自己演进的方向。
 
毕竟这是一个变化的时代,而我们必须记住,不仅仅是和平和全球化塑造了现代世界,战争和分离更早奠定了现代社会的种子。从这个意义来看,无论脱欧还是川普上台,其本身的即是撕裂的结果,也是弥补的可能性。这一意义,我也是这一两年才深切体会到。时代的转折,并不是依靠我们或者任何一派的理念所圈定的最合意路线发展,而是不同思潮意见的涌现与碰撞。
 
一方面很多国人关注美国中期选举,另一方面有人说中国人为何要关心呢?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几次说过一句话,那就是罗马发生的事情基本决定罗马之外的事。也正因此,关起门来,不关心、不理解美国的变化,并不明智。但是无论形势怎么变化,近期而言,美国对中国策略和立场,不会有太大改变。我曾分析过,中美贸易谈判具有三向度:误解、理念与利益。在误解与利益之外,中美确实存在实质冲突:双方目标差距如此大不仅仅是野心问题,而是所理解的秩序并不一致。
 
本质在于,美国上上下下对于中国的策略在发生变化,甚至亲华派的声音也开始羸弱下去。最近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发表讲话,他说必须谨慎关注美中之间由良性竞争变为全面冷战的可能性,强调“大国之间的竞争激化并存在无意间演变为军事冲突的危险。”
 
这一番就话可谓用心良苦,公号《徐瑾经济人》也分享了这篇文章。不知道双方能否都听得进去?事实上,他话音未落,警告华尔街不要插手中美事物的声音在特朗普政府中响起。回顾历史,国家道路的选择,如果缺乏外力,在国内各利益集团博弈之下,基本可以决定路径与格局,路径依赖制约之下,道路锁定的情况常见。这种情况之下,国际局势的变化,尤其是与主要大国的冲突,往往会带来意料不到的变化。
 
美国中期选举对于海外的影响正在逐步呈现,叠加全球化退潮,未来经济前路漫漫,如此情况下,中国应该如何做?恐怕还是做好的自己的事情最为重要,当年以开放加入全球化浪潮,在全球化红利行将结束的今天,更应该重启改革释放制度红利。
 
作者徐瑾,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徐瑾 徐瑾

青年经济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专栏作家。
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主打人文与经济的分享,近期出版《不迷路,不东京》、《白银帝国》、《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有时》等,多次入选“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等评选。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