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退伊朗协议,安抚中兴,特朗普在下什么大棋?

14
2018

退伊朗协议,安抚中兴,特朗普在下什么大棋?

“谁是美国的敌人?这个问题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并没有明确,甚至一度丧失方向。”
 
在中国高官刘鹤为中美贸易访美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高调宣布美国退出与伊朗核协议,恢复对伊朗实施制裁。
 
最新消息,媒体报道川普发推称,正在为中兴通讯提供一种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对此白宫发言人则表示称,特朗普政府正与中国沟通中兴通讯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推特凸显了“自由、公平、平衡、互利”的中美经贸关系的重要性。
 
联系特朗普之前表态将与金正恩等见面,美国本次重新布局全球战略,是下怎么样一盘棋?
 
伊朗什么重要?从经济上看,伊朗目前是OPEC第三大产油国,全球第五大产油国。从2015年解除对伊制裁以来,伊朗石油出口不断增加,今年4月份的石油出口创下记录。在特朗普正式消息出台之前,原油价格已经大幅上涨。
 
不过等到8日美国正式表示退出,美国三大股市基本平局,油价也仅仅小幅上涨。这说明市场已经消化预期,可能认为这一举动对经济的影响不会特别大。市场人士指出,伊朗石油出口的缺口很容易被沙特等国的石油出口增长所弥补。
 
即使如此,特朗普此举的重要意义却无需质疑:它对中东地缘政治、甚至全球地缘政治格局都有搅拌性影响。如果伊朗核协议最终作废,那么伊朗有可能公开化的追求核武器,而以色列对此不会坐视不理,那么中东说不定会走向另一场这个战争的边缘。
 
事情何以突然急转直下?
 
上周以色列举出庞大的最新证据,指控伊朗秘密发展核武,不过法国、英国等欧洲国家一直坚持,与伊朗协议不仅重要而且必要,与特朗普此前表态一直存在分歧。特朗普怎么想的呢?他近期在于马克龙见面时候,就说伊朗重启核武器有麻烦,所以不会。
 
即使如此,特朗普仍旧在巨大的争议声中退出伊朗协议,更代表着他不相信这个协议之下伊朗会认真地放弃核努力。对特朗普而言,过去在这个框架之下,伊朗的国力在逐渐增长,而对伊协议并没有足够好的条款来约束伊朗的行动;如果美国不能明确确定伊朗放弃核努力,则这个框架就没有意义。
 
综合来看,特朗普这次行动,显然是美国需求第一,欧洲盟友意见并没有被充分重视。归根到底,这源于美国、尤其是美国保守派对伊朗根深蒂固的不信任,视之为伊斯兰世界和基督教世界的冲突延续。
 
在美国眼中,要应对的极端伊斯兰威胁有两种,一种是比较偏民间的恐怖主义运动,另一种是伊朗这样的掌握了国家机器的反西方宗教意识形态。二者冲突恐怕在长期内都会维持下去,这意识从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到基辛格《世界秩序》里面都有描述。这一种认识认为伊斯兰难以真正做到与西方世界的共存共荣。与之对应,在极端伊斯兰世界眼中,世界只是分为“伊斯兰之家”(意为和平之地)与其外的“征伐之地”,与基督教之间矛盾很难调和。
 
一边是伊朗,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一边是美国,基督教为主要宗教。有趣的是,特朗普多次离婚,个人品德难说完全符合美国传统标准,但是仍旧赢得80%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选民支持,超过布什,也超过里根。二者对比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特朗普行为不是一个人,而是美国思潮的转变。
 
2015年,美国与古巴建交,这意味着全世界三个国家没有与美国建交,分别是不丹、伊朗和朝鲜。今年,美国表态和发展核武器的朝鲜接触,其实释放的信号不是鼓励核武器,而是代表他们对于谁是自身敌人有了新的判断。美国核心盟友是北约为核心的传统西方国家或者美国盟国,彼此之间依赖共识,虽然有不满,但对于世界秩序想象基本一致,彼此之间的外交关系基本是一战后巴黎和会威尔逊主义的衍生。
 
中国、俄国等国家属于中间地带,与美国打交道主要基于利益观念,彼此有利益冲突,秩序明显不一致,但过去基本是可以调和。而伊斯兰世界不少国家则是处于前国家形态,与美国对立充满了文明冲突意味,一些矛盾不可调和,仿佛一个霍布斯的世界,充满了一切人对抗一切人的意味。
 
谁是美国的敌人?
 
这个问题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并没有明确,甚至一度丧失方向,与俄罗斯的龃龉也基于此,中东世界因为“911”也成为目标之一,中国在此期间基本是作为美国潜在盟友,这也是中国过去的发展红利。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实力上升引发世界版图变化,近年来对外拓展“一带一路”,对内发展2025计划,引发美国不少忌惮;同时,美国国内自身全球化红利分配不均,导致的不平等加剧也使得美国国内政治极化。
 
如此来看,特朗普接触朝鲜,与中国贸易争端,退出伊朗核协议,其实是一系列外交内政结合,并不是外界认为不可理喻或者不按常理出牌。其本质在于,在美国重新定位全球战略,逐渐明确自身的利益及其对立面。
 
那么,中国如何接招,关键在于自身定位,是继续安于中间地带,还是彻底选择另一个对立面?如何选择,也决定了中国未来十年格局。
推荐 1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徐瑾 徐瑾

青年经济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专栏作家。
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主打人文与经济的分享,近期出版《不迷路,不东京》、《白银帝国》、《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有时》等,多次入选“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等评选。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