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川普旋风击中了什么美国痛点

30
2016

川普旋风击中了什么美国痛点

《经济人》(econhomo):川普正式成为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他和希拉里的对决看来难以避免。我曾经私下和美国普通人聊过,有人认为川普胜出50:50,大家厌恶政治,而希拉里太像传统政客,而川普的优点和缺点都是不太像传统政客。

福山以及FT的马丁沃尔夫等意见领袖,对于川普上位的民意操纵以及民粹旋风都做了不少点评。要点在于,即使精英不喜欢川普,川普走到今天已经是他的成功,而他走到这一步,算是给各路精英上了好好的一课。

不平等之怒,或许将成为未来最大的民粹情绪来源,无论东西。

 

 

川普旋风背后的经济不平等诉求

 文/徐瑾

每逢大选之年,政治总不缺奇葩。然而这次美国大选更胜往年,直如同一场真人秀:美国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俗称川普)起先看似陪跑玩票,目前看起来却越来越有总统派头。川普领先趋势一再刷新人们的预期,继续领跑共和党选情,正是成为共和总统提名人,正如他的夸张而低俗的风格一再拉低竞选的底线。

川普的强劲表现,好像构成一个新规律,精英越不喜欢川普,民众或者说他的粉丝似乎就越喜欢他。其中分别在哪里呢?与其思考川普是什么样的人,不如思考什么土壤滋生了川普现象,尤其经济层面,在过去这一因素总是被遮蔽,川普的浮现,正是击中了美国社会的痛点。

经济的周期比政治周期长,但是其影响持续而隐蔽。某种程度上,川普的兴起,与经济不平等加大关系直接,尤其是与金字塔尖的最富有1%相比较中下层民众的失落。从大时代审视当今世界,似乎回到了十九世纪美国小说家马克·吐温笔下的“镀金时代” (Gilded Age) :那是一个繁荣与腐败并存的时代,野心家与投机家在新潮流下崛起,“强盗大亨”(Robber Baron) 成为时代成功者,资本与权力共同苟合掠夺民众财富。从那之后,镀金时代就成为专门表达贫富分化社会的词语。

不幸的是,就当大家以为市场经济与自由竞争把不平等(或者说机会的不平)送进历史的尘埃中的时候,这一现象却在历史的钟摆中再度回归,以金融危机的形式还魂纠缠美国社会,“强盗资本主义”之类说法也重新出现——我们或许再一次回到镀金时代,甚至东方与西方同时出现这一状况。

时至今日,即使金融危机过去了接近8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仍旧没有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而社会的不平等鸿沟却在加大。美国社会的基础之一在于美国梦的存在,即个体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真相却是,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其趋势甚至超过中国。近期北京大学的一份报告近期称,中国最富有的1%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财产,而最贫穷的25%家庭仅拥有全国1%的财产。这看起来或许令人不安,但是美国状况更为不妙,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埃曼努埃尔•赛斯等研究,2012年1%家庭财富占全美国全部财富的42%。这一数据也高于欧洲,欧洲1%的富有人群大概占有全国四分之一的财富。而根据2015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的研究,最富有1%人口占有财富很快超过一半,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财富总额很快将超过其余99%人口财富之和。

不平等有起点不平等与机会不平等,前者尚可接受,而后者如果被公众认为确立,那么其结果则很容易让公众失去信念,对于经济也有负面影响。财富不平等现象背后反映出社会创新的停滞与经济活力的消失,根据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的研究,1970年代前后创新开始趋缓,而富有人群财富比重上升正是开始于1970年代。

比起贫富差距的加大,社会流动性的降低也加剧美国人的痛苦感受,阶层固化也在这些年不断加重。某种程度而言,从2008年占领华尔街,到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引发全球媒体关注,再加上川普作为美国政坛黑马,本质是一体事件,正是欧美世界贫富不均感受加大的镜像。川普的出现,其实是这股不满思潮的最新涟漪。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面对信贷危机,政府不得不化身印钞者,出手援助金融家,这是应急状况之下的不得不然,此后经济也逐步回升,但是即使如此,其结果却未必令人满意。经济增长的大部分红利,也是被1%分走。某种意义而言,我们正处在最近二十年来的经济差距加大同时政治极化不断恶化的双重周期之中,更令人绝望的是,目前左派和右派提供的解决思路都不足以面对目前困境。川普所在的共和党传统上政治上保守而经济上偏市场化,即使如此,在共和党的支持者中不乏感受到贫富不均、感受到被边缘化的中下层阶层,他们成为川普崛起的主要支持者。

经济周期与政治周期的叠加,使得昔日作为中产阶级橄榄形社会的基石遭遇侵蚀,昔日触手可及的美国梦在经济下行之中变得岌岌可危。如此情况之下,看似怪诞不经的川普,却以他的个人财富、商业成功以及不按常理出牌给出了不同的选择。人民总是希望变化,如果社会基础变化得太快,那么就来一次彻底的变化吧。某种程度而言,川普的某些言论有夸张出位,也被媒体反复报道,但是他的对手也并没有高出很多,对比之下,其他几位候选人尤其是共和党候选人在竞选中,比如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等,其实也没有表现出足够好的经济素养甚至政治远见。在政治极化以及党派僵局之下,美国政坛也面临自身的困境,川普现象不过是这一困境的最终爆发。

假设川普上位,能否提供完美的解决方案?恐怕很难,贫富分化与不平等是全球经济经历金融危机与技术转型的一个必然阶段。曾经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川普上位,这将是美国最后一任总统,寓意美国就此完了,但是这一原本看起来近乎闹剧的场景正在有变成最终现实的趋势。又或者,正如某些川普的理性粉丝所言,川普目前各种极端政策表态只是噱头和手段,他上台之后没有大家预计的那么差。毕竟,总统也有成长期,美国总统并不是神,曾经的里根在竞选期间也备受争议,尤其当下正处于一个分权化的社会,世界政治变得有点失去重心,这或许是政治家走下神坛的时代。作为怀旧主义者或者精英主义者可能追忆昔日想象中的美好时光,但这一趋势正在发生,即使并不那么美好。换而言之,川普是一场现代民主政治实验的产物,民众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最终不得不面对自己的代价。

注:作者近期出版随笔集《有时》,公号《经济人》econhomo

《有时》京东链接http://item.jd.com/11935088.html

《有时》当当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60606.html

《有时》亚马逊链接http://dwz.cn/3tIFBo

 

推荐 1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徐瑾 徐瑾

青年经济学者,近年关注中国经济转型与金融史。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专栏作家,微信公号《经济人》(econhomo)主打人文与经济的分享,近期出版《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危机与转型》等,其中《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