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宋朝印钞那些疯狂事|《印钞者》说

22
2016

宋朝印钞那些疯狂事|《印钞者》说

国人往往以北宋交子为纸币先驱而骄傲,但交子本身也是通货膨胀的历史悲剧,是宋朝统治者未能把握的改革红利。贪婪与愚蠢永远存在,越到末代王朝,越是穷凶极恶地试图通过纸币掠夺民间财富。

在白银作为主角登上中国货币舞台之前,中国古代曾经有一段并不算短的纸币故事。换个角度而言,纸币在东方的出现以及陨灭,事实上也最终为白银的货币化铺平道路。正如前面说到元代用“钞”,这背后是纸币和贵金属尤其白银竞争的故事,更是皇权意志与民间市场博弈的历史。事实上,纸币在中国历史纠缠了数百年,延续了几个朝代,其中不少在今天读来宛然犹在眼前。宋元之前,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货币制度并无太大差别,都是各类实物尤其是贵金属的使用,而宋元之后,随着纸币的登台,东西方货币路径出现了分岔。

当西方在金银之间徘徊甚至过度到金本位之际,中国人日常生活仍旧离不开“钱”的作用,这往往被学界认为这是一个国家工商业不发达的见证。但令人吃惊的是,中国却发行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那就是国人耳熟能详的交子——按照网络用语来说,这不科学。确实,这看起来并不符合一般的货币规律,因为一般纸币被认为是货币发行的较高阶段,是金银本位之后出现的形态。

那么纸币在中国的故事到底是如何开始,又是如何结束的呢?有趣的是,有海外学者指出,十三世纪中国就提出了古代货币理论,由此可以看出中国人货币理论水平高出同时代欧洲人,那么为什么数百前纸币会在中国诞生呢?

纸币,也就是传说中的“交子”的诞生,与经济繁荣莫大关系,可谓大时代与小地区的因缘巧合,这是一个货币自发演进、超越时代理论的故事。中国交子的故事,一方面揭示了这个古老帝国曾经的文明辉煌。纸币最早确实在一千年就已经在中国出现,后代经济学家曾调侃说中国人早对纸币司空见惯,不会类似老外那样“友邦惊诧”,而那时候的老外就好像从蛮荒而来的土著。另一方面,则也以案例解释了货币的规律,当经济不足以支撑纸币这样的形态之际,会发生何等的悲剧。

回看宋代,国人颇多腹诽,读宋史长流泪人人皆知,甚至被视为中国衰落的开始。即使钱穆这样的大家,一方面表示“中国在唐代以前可以称为古代社会,自宋代起至现在可说是近代社会。宋代经济是划时代的近代经济的开始”。另一方面也认为汉唐宋明清中,“宋是最贫最弱的一环。专从政治制度上看来,也是最没有建树的一环”。事实上,如果换个评价标准,宋有其地位与优势,无论人均经济水平还是文化生活,可谓中国历代之中少见的斯文之地。保罗•史密斯(Paul J Smith)等学者研究都指出,宋朝国家主义和私有经济这两个领域都取得了一定发展,对外奉行防御性政策,但在经济领域中的商业方面则比较激进,尤其在四川、福建、江浙等地——甚至纸币的诞生,这甚至可以被认为中国文明竞赛中领先西方的顶峰的产物与象征。

四川在宋是一个特别的案例。四川因为躲过隋唐战乱,经济相对独立,铁钱是其一大特点,但携带不便缺点日渐凸显,但铜钱也难以取代铁钱地位。对此当时史料有不少记载,往往主妇到集市买盐也需要携带很多铁钱,“小钱每十贯重六十五斤,折大钱一贯,重十二斤,街市买卖,至三、五贯文,即难以携持”、“尝使蜀,见所用铁钱至轻,市罗一匹,为钱二万”等记载比比皆是。铁钱与铜钱的比例根据记载似乎在十比一,可以想见其携带不便,“江南旧用铁钱,十当铜钱之一,物价翔踊,民不便”、“会诏川、陕诸州参用铜铁钱,每铜钱一当铁钱十。”

也正因此,宋的经济繁荣与货币短缺,而四川茶叶和马匹等贸易的发达以及四川铁钱的笨重,导致交子在相对独立和特殊的四川诞生,原因正是“患铁钱重,私为券”。交子最初作为私人票据成为贵金属、丝绸等货币的替代品,可以理解为一种早期汇票。

随后,民间交子开始步入官家视野,在得力地方官几番推动之下,最终应运而生。从宋朝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开始,宋朝政府正式发行“交子”纸币,数量为1880000贯,此后两年一次的发行额度都是1256340贯。伴随着国家的介入,交子获得更大成功,不仅解决了私人交子存在的信用问题,也受到从事跨地区跨国贸易的四川茶叶商人欢迎,导致“交子”在交易之中存在溢价交易,常常是以高于标价交易。

交子商业上的成功,也使得交子成为国家财政的一部分,而宋日益增加的军事开支也在寻找办法,各种金融创新继续发酵。为了为军需提供保障,鼓励商人运输物品到边疆,宋朝当局甚至还发明了一种期票,那就是就是“现钱交引”,以节省商人的运输货币费用。这些票据进一步兑现成铁钱或“交子”,运转情况不错,发行权后来也集中在首都开封。

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几十年,伴随着王安石的激进新政与边疆战事的急转直下,货币流通数量开始膨胀。从铜钱来看,仅仅1073年到1084年十年,宋朝铜钱的产量翻了两番,超过了每年500万贯。交子的贬值速度就更为惊人,而随着政府发行量与流通中交子数量不断攀升,茶叶由私人转向国家垄断经营也导致交子需求降低,人们对于交子的贬值预期又导致交子的进一步贬值。

交子之后,其继任者有会子等纸币,但都是因为作为抵押物的宋代财源不断因战争备受侵蚀,而步入滥发贬值之路。不论交子还是会子等纸币,最开始发行时往往是私人发行,这不可避免有局部的混乱,比如最早私营交子的富商经营不善,于是国家开始介入发行之后民间往往自动选择国家,私人纸币也因此被挤出市场。这意味着最开始国家往往意味着比私人更高的信用度,甚至溢价使用。不过国家一旦过分滥用这样的信用,滥发货币,最终必然遭遇贬值,被市场抛弃。最后,宋朝陨灭也成为必然的命运,“变成了一个寄生政府,受到自己臣民的遗弃。”

中国人往往以北宋交子为骄傲,事实上交子本身也是一个通货膨胀的历史悲剧故事,是宋朝统治者未能把握的改革红利。因为贪婪与愚蠢,交子退出了舞台,但是贪婪与愚蠢永远存在,尤其越到末代王朝,越是穷凶极恶地试图通过纸币掠夺民间财富,宋如此,金如此,元也未能幸免,明则完成纸币在中国古代最后一幕,且待下回再说。

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近期出版金融著作《印钞者》,微信公号《经济人》(econhomo)连载中。

《印钞者》京东预售链接 http://item.jd.com/11844575.html

《印钞者》亚马逊预售链接 http://www.amazon.cn/%E5%8D%B0%E9%92%9E%E8%80%85-%E5%BE%90%E7%91%BE/dp/B019MCRTA0/ref=sr_1_1?s=books&ie=UTF8&qid=1452333958&sr=1-1&keywords=%E5%8D%B0%E9%92%9E%E8%80%85

 
推荐 1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徐瑾 徐瑾

青年经济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FT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专栏作家。
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econhomo)主打人文与经济的分享,近期出版《不迷路,不东京》、《白银帝国》、《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有时》等,多次入选“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等评选。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