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瑾 > 个人分类 > 人文阅读
2016年06月07日 05:50

读书与写作是生活中的白魔法

读书与写作是生活中的白魔法

——《有时》自序

活过,爱过,写过,这是司汤达的墓志铭,也是我喜欢的生命形式,简洁、庄重又丰富。读是一种消费,写是一种生产,读书是借用别人的火炬照亮自己的道理,而写作更多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6日 10:25

云悼念杨绛:朋友圈不能承受之重

云悼念杨绛:朋友圈不能承受之重

 

换而言之,对于杨绛的纪念单一与神化,是一种集体鸡汤之轻,也多少暴露了朋友圈不能承受之重,一切沉痛以及反思,都在温情话语以及死者为大的集体话语中消解其意义。

杨绛先生去世,如同朋友圈的高山落石,炸出一片膜拜之声,以及各类自称的杨绛迷,而杨绛名著《洗澡》也成为不少人口中最爱的一本小说,可谓刷屏的云悼念。

毋庸置疑,这一方面首先是源于杨绛的个人魅力,其名言“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8日 13:14

女人想写小说,就必须有钱及自己的屋子,伍尔夫如是说

女人想写小说,就必须有钱及自己的屋子,伍尔夫如是说

女人想写小说,就必须有钱及自己的屋子,伍尔夫如是说
追溯19世纪的职业女性小说家的兴起,一个很重要的激励因素就是经济。“中产阶级妇女需要挣钱,这个观点被接受和认可接受了漫长历程。”从一开始,写作就为女性提供了潜在的工作机会,当时中产阶级女性最多不过是家庭教师这样的身份,每年不过是20磅到50磅的年收入,然而作为女小说家,一部三卷本小说大概可以获得100磅的版权收入,同时可以写专栏,收入一般是一畿尼,略多于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4日 15:50

另一种叫魂:海外汉学家如何看白莲教

另一种叫魂:海外汉学家如何看白莲教

此前推荐了孔飞力的《叫魂》,不少朋友觉得不错,其实关于中国古代,海外汉学家有不少研究,今天推荐一本《山东叛乱》,是对白莲教一个案例研究。这是韩书瑞作品。汉学家的研究,曾经被仰视,最大优势还是给出与中国传统史学不同的视角与框架,善于利用材料讲故事也是优势。

 

介绍下韩书瑞(SusanNaquin),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主任、历史系教授,代表座有《山东叛乱:1774年的王伦起义》、《北京:庙宇与城市生活》、《千...

阅读全文>>